菜单
杭州市
当前城市:

李稻葵

著名经济学家

个人简介: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Freeman经济学讲席教授,博士生导师,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、经济委员会委员,清华大学金融系主任,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(CCWE)主任

个人经历:198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管理信息系统专业,获学士学位。 1985年至1986年为美国哈佛大学国际发展研究所(HⅡD)访问学者。 1989年,曾兼任世界银行中国社会保障体制改革研究项目顾问。 1992年获哈佛大学哲学博士(经济学)学位。 1992年至1999年任美国安娜堡密西根大学经济系助理教授。 1999年至2004年受聘为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副教授。 2002年3月,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特聘教授。 2010年3月29日,中国人民银行公布新一届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组成人员。增补李稻葵为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。 2010年3月30日下午,央行召开2010年第一季度货币政策委员会会议,李稻葵和周其仁、夏斌三位成为新的央行货币政策委员。 2011年9月挂职任中关村科技园区管理委员会副主任(挂职至2012年12月)。 2012年3月,不再担任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职务。 2017年8月,李稻葵不再担任书院院长职务。 2018年3月,任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经济委员会委员。

获奖记录: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市人大代表 2006年入选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。同年,被华尔街通讯社评为中国十大经济学家。 2007年被瑞士达沃斯的世界经济论坛提名为全球青年领导人。 学术成果 九十年代中在国际上发表了转型经济中模糊产权理论(ambiguous property rights in transition),解释转型经济中新企业的进入。之后与其它合作者提出了增量民营化理论(privatize at the margin),讨论国有企业的改制问题。

现兼任(欧洲)经济政策研究中心(CEPR),美国密西根大学威廉戴维森研究所(The William Davidson Institute)研究员;国际《经济学通报》(Economics Bulletin)、中国《经济研究》、香港《中国评论》(The China Review)等学术杂志的编委;国际比较经济研究会执行理事;南开大学、四川大学、西南财经大学兼职教授。李稻葵教授研究兴趣包括:中国宏观经济运行研究,经济发展模式及制度变迁的跨国比较研究,以及大国发展战略。

2011年4月25日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案(草案)》(以下简称个税草案)在中国人大网公布,向社会公开征集意见。据了解,这一征集意见截止日为5月25日。2011年5月初,李稻葵发表文章指责“个税体制设计极其简陋,甚至‘弱智’”,他建议实施平税制。此观点甫一发布,立即引发强烈反响。

李稻葵指出,在当前国内收入差距主要来自于财产性收入所得的背景下,这种税制毫无疑问打击了劳动所得,使得劳动者的劳动报酬的增长速度与GDP相比差距更大。因此,这样一个设计非常不合理,甚至可以称之为“弱智”的个人所得税制,事实上已经沦为工资税,当然会受到社会各界的诟病。

针对个税改革中的弊病,李稻葵认为,当前的个人所得税税制必须全面、彻底、系统地改革,不能只是局部的修修补补。他提出,个税改革中必须要有新的思路。这个新思路,就是建议中国实施平税制度。

他提出了自己的几个观点。首先,当前中国的社会基础不支持西方式的高税额、高累进的个人所得税制,倒不如大幅度降低个人所得税的税率,同时降低个人所得税的累进幅度,用一个比较平、比较低的(如上限为20%以下)的税率对百姓征税。其目的是为了引进平税制度,让全社会能够自觉地纳税,而不在乎能够征多少税。

第二,在技术层面,需要统一考虑居民所有的收入,包括工资所得、资本分红(如租金、资本增值所得,如果是负增值,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税)以及其他所有收入,都要合并纳税。同时要考虑百姓的家庭负担,所有的身份证号,或者被认定为某一位纳税人的赡养人口进行抵税,或者成为被征收对象。

第三,税率要尽量地简单,减少各种非赡养人口之外的抵扣。美国等经济发达国家的一个基本教训就是,个人所得税不能成为政府执行各种具体政策的替代品,不能因为短期内政府需要鼓励或者惩罚某种经济活动,而对个人所得税进行修修补补。这势必会带来纳税成本的大幅提升。

他举例指出,个人所得税改革成功的例子也不乏其数,俄罗斯、新加坡、中国香港地区、爱尔兰都施行了非常简单的平税制度,它们的最高税率在15%左右甚至更低。这不仅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纳税人积极纳税,也使得政府的监管成本简化,在很多地方,最终也转化为政府的税收收入提高。

因此,李稻葵疾呼,个人所得税的改革,局部的修修补补不仅不解决问题,反而激化矛盾,浪费宝贵的公共政策讨论资源,使得一些更为重大的问题(如土地财政、资源税费)不能及时合理解决。 

李稻葵:中央或推行资产增值税防楼市过热

李稻葵出席论坛时表示,中国负债对GDP比率只有18%,属国际低负债水平,广义货币(M2)达14-15万亿人民币,资金充裕,但中国有一个奇怪的现象,存在结构性问题,中央持有足够的资金,但部份地方政府却出现财政赤字,他预料,未来中央将向地方政府转移资产,包括发债支持基建,水利及城镇化项目,又或提升地方税收。他又批评中央政策倾向保守,但预料金融改革将是今年重要议程,部份国企或将进行重组。对于内地房地产,他预测,中央对房地产的调控政策将不放松,同时将进一步收紧信贷,甚至推行资产增值税,以防止楼市过热。

李稻葵:房地产将有巨变 房价已是最后的疯狂

2013年,李稻葵专门拟文称,不管是从未来的供求关系变化,还是中国房价国际性价比看,中国的房价已经是强弩之末。由于短期房价上涨预期很强,囤积者现在还惜售,新建房屋入市时间问题,房价短期还可能会继续上涨。但这种上涨只是最后的疯狂。这种情况下如果再大规模发行货币推高房价,人民币必将面临大幅的贬值。而人民币贬值以前资本会大量集中外逃,中国财富就会损失殆尽。其后果比房价下跌还严重,房价下跌,肉烂在锅里,房价再上涨等于把钱送给别人,坏账留给自己。当然,如果真的要大规模印发钞票,也无话可说,但相信中国精英们不会这么疯狂地孤注一掷。因为即使孤注一掷,也最多是苟延残喘,最后结局会更悲惨。

作品推荐

用心精选 热推作品